首页 / 滚动 / 36氪专访丨离开锤子手机、字节后,吴德周开启首次 AR 硬件创业

36氪专访丨离开锤子手机、字节后,吴德周开启首次 AR 硬件创业

消费级 AR 爆发前夜,手机行业“高 P”涌入行业。

(文丨邱晓芬、姚兰,编辑丨苏建勋)

卸任字节新石实验室总裁之后,吴德周开启了自己的第一次硬件创业。和他曾经的合作伙伴罗永浩一致,这次他选择的是 AR。

硬件领域的创业动辄十亿起步,难度极高。在这当中,AR 又是当中最艰难的方向之一——一方面,适用于 AR 的光学、芯片、系统等核心供应链尚未成熟,而 AR 眼镜自身的产品定义、交互方式、应用的场景又都充满着不确定性。

这也让 AR 同时又是一个充满致命诱惑力的领域。尽管这个行业充满不确定性,但共识基本形成,几乎所有人都认同,AR 将会是继 PC、手机的下一个通用计算平台,而后者又是已经得到验证的万亿级大蛋糕。

不仅是未来市场的诱惑,在 AR 目前百花齐放的产品定义过程中,成为“下一个苹果”、“下一个乔布斯”,也在吸引着手机行业的高管们出走创业。

今年以来的例子包括,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创办 AR OS 公司“细红线”、华为手机第一位首席科学家张慧敏、小米手机部部门总经理夏勇峰分别创办 AR 整机公司“奇点临近”、“蜂巢科技”,此外,还有这次吴德周的 AR 整机公司“致敬未知”。

AR 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是,一款真正的 AR 眼镜应该是什么样的。在吴德周看来,手机行业出身的高管恰恰有着解决这一问题的优势。他表示,从手机行业积累的产品定义能力,大规模的硬件产品交付经验,以及对用户和供应链的充分了解,都可以无缝切换到 AR 行业。

只是,AR 的光学方案、交互方式等等,对于手机行业的老人来说,也是一项全新的挑战。

今年下半年以来,Nreal、Rokid 已经有了新品迭代,而李未可、雷鸟创新等新晋创业公司则发布自己的首款 AR 产品。

“AR 行业如今就像是 2007 年苹果发布 iPhone 前夜”,吴德周表示,行业探索路径百花齐放,但目前并没有真正好的产品定义,行业亟待一款革命性的产品。

黎明不会那么快到来。吴德周表示,AR 行业集大成者的终极产品还需等待,在短期内,手机与 AR 将会在一段时间内共存。

但突破也是在一点点发生的。这次创业,他的思路相对务实。他表示,消费级 AR 爆发前夜,创业公司首先需要做一款基础体验足够好,且大家愿意戴出门的 AR 眼镜,因为只要有了佩戴场景和佩戴时长,衍生出的想象力才会越来越大。

其次,AR 眼镜需要先从某些垂直应用场景起步,将用户体验做到比手机更好。“iPhone 刚出来的时候,也是 MP3、上网和打电话这三个功能。AR 和手机一样,都是从一个一个的小功能迭代出来的。”

36氪与吴德周聊了聊他对于 AR 行业的看法、为这次创业做了哪些准备、有哪些设想。以下是采访实录(略经摘编)

首次硬件创业,充满挑战

36氪:离开字节后都做了什么?

吴德周:去年 3 月份我正式离开字节,那会有两个方向我特别看好,一个方向是医疗电子小型化,其次就是 AR。起初先做了鲨纹科技,是一种物理抗菌的技术,当时我们也是希望这项技术能够用到更多的消费级医疗电子上,后来鲨纹科技有一些战略调整,未来会走到偏医疗 to b 的方向。AR 方面,因为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硬件行业的产品经理,而且自己又特别喜欢做一些比较有挑战的事,所以后来跟我的几个合伙人一聊,大家一拍即合,说干就干。我记得当年华为第一个内置天线、荣耀第一个双摄像头的手机都是我这边做的。我们团队是坚信 AR 一定是未来下一个计算平台,所以我们也觉得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点。之前我们一直在埋头孵化产品,并且也拿到了一些投资人朋友的投资。最近一段时间,开始跟外部投资人接触,这也是我们第一次正式对外融资。对我自己而言,这是我离开手机行业后,第一次在硬件方向上的创业,意义独特,我还是希望能够把我过去 17 年在手机行业的积累,真正的去实践。

36氪:挑战主要在哪?

吴德周:主要还是在行业发展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例如对行业爆发时间点的判断、核心技术迭代的周期,用户的接受度等等。

36氪:今年以来不少手机行业“高P”出走创业 AR,手机和 AR 两个赛道有哪些相似之处?

吴德周:手机行业出身的人有他的优势,手机和 AR 的用户群是一波用户群,我们可能又是最了解这个用户群的,也是做过千万级产品交付的团队。

手机供应链和 AR 供应链重合度是非常高,我们对手机、用户、供应链的了解,其实是可以无缝切换的。硬件创业其实难度挺大的,做一款 demo 的产品是比较容易的,但怎么样能够把产品高品质、大批量的交付,难度是非常大的。如果有更多的这种手机行业的人出来,有可能让 AR 行业发展得更快。

36氪:你们未来产品的竞争力是什么?

吴德周:预计明年上半年,我们会发布第一款 AR 眼镜产品,“全球最轻”“可以戴出门”“能够真正做到可以和现实互动,而不仅仅是信息提示”是这款产品三个最核心的竞争力。

能戴出门,意味着你要解决很多关键的问题,外观、重量、功能等等。

现在市面上很多产品,只能在家里或者某个固定场所使用,本质上还是一个观影或者游戏设备。这样的话,其实并没有发挥 AR (增强现实)最大的优势。

现在的供应链还没到非常成熟的阶段,大家普遍还是根据自己主打的场景寻找最好的解决方案。我们的持续思考是怎么在当前供应链的状态下,去做硬件、架构上的创新。比如我们就一定要解决“透过率”的问题,否则就没法戴出去了。

36氪:AR硬件创业的难度很大,什么样的公司能活下来?

吴德周:以手机为类比,所有的行业都会先经历一个百家争鸣的阶段,然后最后逐渐地变成几个寡头的阶段。现在还没到百家争鸣的阶段。最后活下来那几家,需要在一些核心的技术上有持续的积累,就像苹果在芯片上的优势,或者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在封闭的 iOS 系统上有极致的用户的体验。

36氪 :您刚才说需要在核心技术上积累,你们选择的方向是?

吴德周:主要是技术层面,比如软件算法。

我们软件团队是国内最早研究 XR 应用的团队,所以在这块上我们已经有了多年的积累。另外,用户交互其实是我们团队的强项,手机的体验毕竟是一个局限在小屏幕里的二维触摸交互,AR 是虚拟和现实的交互,可以用到更多语音、手势、眼球交互方式。我们自己确实在这方面也有很多创新的点,这是我们未来跟其他产品不一样的地方。

除此之外,我们希望在硬件、材料、架构上做创新,让眼镜足够轻,既保证显示效果,又把某些点的用户体验真正做到极致。

全能 AR 不会那么快出现,但未来三年将有爆款

36氪:AR 爆发的几个应用场景是什么?

吴德周:我觉得 AR 还是会从社交、娱乐场景突破,比如手机也是真正到了 4G 的时候,微信起来了,才让整个移动互联网生态有了巨大的爆发。在下一个平台中,大家仍然会有一些基础娱乐的需求,大的突破我认为是在这里。我们肯定不是去创造一个新的需求,还是那些高频、刚需的需求,只是说体验会完全不一样。现阶段 AR 还没有到全能的阶段。我们现在的产品定义主要围绕“能够戴出门的 AR 眼镜”来做,在用户一部分高频、刚需的使用场景上,体验将远好于手机。好的基础体验,再加上我们要解决 AR 行业目前存在的重量、发热、续航等等的问题,组成了我们新产品的竞争力。我们也会在这个探索过程中,逐步积累我们的技术壁垒。

36氪:AR 行业走到什么阶段了?

吴德周:首先 VR 的产品形态已经相对确定,所以现在大家都在发力,考虑的是如何把它做的更轻薄,用户体验更好。其次,应用场景也比较明确,就是游戏或者观影。

所以你会发现,“巨头们”在准备投入的时候,更愿意砸 VR。那个赛道大家比拼的只是内容的丰富度,因为只要有足够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就能占到更大的市场份额。AR 还没到这个阶段,产品形态、应用场景,还没有标准答案。现在的 AR 行业更像是“iPhone”发布的前夜。我判断未来几年,行业仍然会是一个比较早期的阶段。未来三年,市场上可能会有爆款级的 AR 产品出现。

这其实也看大家怎么定义爆款,现在头部的手机公司,主力产品的出货量低于 1000 万的都不好意思说。但在 2004 年,我们当时刚开始做手机的时候,一款产品卖 20 万台,就已经是很正常的销售数据。如果能卖到 50 万,那就卖得非常好,如果能过 100 万,就一定是明星款了。

所以如果单款 AR 产品销量能过百万,那就非常有可能让行业快速增长。当然,这几年苹果如果真的发布 AR 产品,以苹果的市场和品牌影响力,对行业、供应链、消费者都能起到巨大的正向作用。到时候,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才加入这个行业,更多的公司参与这个行业,供应链也会更加愿意投入。苹果入局的这个因素也是不能轻易忽略的。AR 行业的确需要下一个乔布斯、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出来。

36氪:AR 眼镜现在有很多的创新,未来将会怎么发展?

吴德周:iPhone 刚出来的时候,也是 MP3、上网和打电话这三个功能, App store 当时还没有,它是逐渐迭代出来的。AR 也一样。现在可能是从一些小点开始。

也许在接下来的 10 年,手机和 AR 仍然是并存的,但 AR 也一定会在某些应用和场景上,体验远好于手机。但为什么我们一直强调 AR 眼镜要能戴出去,因为你只有能戴出去,每天用它,才能够在它上面产生更多的内容,我们是呼吁未来应该是全球只有一个元宇宙,而不是每个公司有一个元宇宙。

36氪:接下来 AR 行业的竞争走势如何?有什么样的参与者?

吴德周:XR 行业有几类参与者,一类是国际的巨头 Meta、微软、谷歌,他们在做产品的时候,更多围绕要去定义未来 5 年、10 年后的产品会是长什么样子,然后再去做收购,或者基础技术积累。还有一类是创业公司,我们既需看未来 AR 长啥样,同时又要考虑短期内怎么“活着”,这类公司其实会更加理性,选择一些场景,把一些具体的应用、体验做好。如果今天 AR 产品定义已经非常明确了,那大家的竞争可能就变成了比拼供应链。但现在这个阶段,反而更考验团队对消费者需求的理解,能帮消费者解决什么问题,这也是我们团队更擅长的地方。第三类就手机公司。每个公司都会觉得 AR 还不是它的主业,他最后真正的要在 all in AR 的时候,有一些真正的魄力,要用能够替代手机的思路来定义产品。这类公司暂时在 AR/VR 方向上的投入,与一些创业公司相差不多,他们最好的资源和人才,现在还都没有投入,所以大家基本上还在一个起跑线上。

36氪:VR 有什么关键指标去衡量说这个产品真的是 ready 了,被大众市场接受了?

吴德周:行业里面有一个大的共识,就是 VR 的上限是游戏机,游戏机现在一年可能 5,000 万台左右,它并没有被手机完全替代,VR 带给大家打游戏的沉浸式体验是远好于手机的,我并不认为,MR 可以代替 AR。

36氪:AR 的上限是手机吗?

吴德周:可能会比手机更大。手机是个万亿级的市场,汽车是个 10 万亿级市场,而根据 IDC 的数据,未来 AR 生态很有可能是个 80 万亿的市场。

它的应用场景确实更大。虽然现在消费级的 AR 眼镜还没有普及,但在很多垂直领域,AR 带来效率和体验上的提升是巨大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gcaijingjie.com/gundong/4535.html

财经街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