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冬季感染奥密克戎多为“寒包火”现象,中成药连花清瘟显优势

冬季感染奥密克戎多为“寒包火”现象,中成药连花清瘟显优势

近期,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蔓延,感染者数量持续增长。阳性患者临床特征多不相同,既有恶寒怕冷、发热甚至高热、全身酸痛、头痛等“风寒束表”的表现,也有咽干咽痛似刀片划过,伴咳嗽咳痰、声音嘶哑等“热毒内炽”的表现。青岛市中心医院针灸科主任、中医教研组组长高霞提示,本次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后不能简单地将其归为“寒”或者“热”,其中部分病人病变特点与中医学“寒包火”特征相吻合。

抗击疫情,清晰认识“寒包火”

“寒包火”最早记载于清代医家程国彭《医学心悟》,指的是外感温热病中寒邪束于外,热毒蕴于里的特殊临床类型,也称为“外寒内热”、“表寒里热”。

高霞表示,从本次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后症状表现可以看出,部分患者既有外寒之邪束表,毛窍闭塞、卫阳郁闭出现恶寒怕冷、发热、全身疼痛等“风寒束表”的特征,也有咽干咽痛、咳嗽咳痰、痰白黏或黄等“热毒内炽”的表现,整个病变过程呈现出寒包于外、毒炽于内、寒热错杂特点。

对于奥密克戎变异株这类具有广泛传染性的病毒,其本质为外来“毒”邪,属于中医学瘟疫邪毒范畴,仍以“热”性为主,可兼夹风寒之邪袭人,初期有恶寒怕冷、全身酸痛等风寒束表的表现,但迅速化热入里传变,表现出咽干咽痛、咳嗽咳痰、胸中烦闷等热毒内炽的临床特点。

高霞强调,要清晰认识本轮疫情发生发展过程中部分患者“寒包火”现象的特点,对于精准施治提高疗效具有重要的临床价值。

 古为今用,经方治疗缩短病程

针对“寒包火”,治疗上单纯“辛凉解表”、“辛温解表”都无法取得良好的疗效。若单纯应用辛温解表,恶寒怕冷、发热、全身酸痛等虽可通过汗出而解,但对于内炽之热毒无异于火上浇油;若单纯辛凉解表,虽有助于缓解热毒熏喉之咽干咽痛等症,但对于恶寒怕冷、全身酸痛等风寒束表之征却犹如雪上加霜。

实际上,古代医家在解决“寒包火”问题上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如:明代《伤寒六书》柴葛解肌汤以辛温解表的羌活、葛根、白芷,配伍清泄肺热石膏、黄芩等,针对“表不解而里有热者”,主治外感风寒,郁而化热证;又如表里双解的经典方剂—金代《宣明论方》防风通圣散,既有防风、荆芥、麻黄等解表散寒之药,又有黄芩、连翘、栀子、石膏、大黄等清泄里热之味,主要针对外感风寒、内有郁热所致的表里俱实证。

高霞介绍,上述两个经典方剂巧妙的将辛温解表与清瘟解毒、宣肺泄热结合起来,对解决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后表现出来的“寒包火”临床表现给予了我们重要的启示和借鉴。辛温解表药物有助于缓解恶寒怕冷、全身酸痛等风寒束表之征,清瘟解毒、宣肺泄热药物不仅有助于缓解咽干咽痛等症状,同时,现代药理和临床研究显示在抗病毒、抗炎、促进核酸转阴和缩短病程方面更具优势。

 连花清瘟,精准施治有效应对变异株

连花清瘟胶囊/颗粒重点针对外感温热病“疫毒袭肺”的核心病机特点,以“清瘟解毒、宣肺泄热”作为组方原则,以东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麻杏石甘汤与清代吴鞠通《温病条辨》银翘散为基础方,汲取明代吴又可《温疫论》治疫病用大黄的用药经验,红景天提高免疫固正气,祛邪与扶正兼顾。药效学研究显示具有广谱抗病毒、抑菌抗炎、退热止咳化痰、调节免疫增强机体康复能力等系统效应。特别是对新冠病毒(SARS-CoV-2)及阿尔法、贝塔、德尔塔、奥密克戎等变异毒株活性具有显著抑制作用,同时还有显著抗炎作用。多项临床研究显示,连花清瘟具有减少高暴露风险人群的发病、缩短无症状感染者核酸转阴时间和改善感染者症状的作用特点,应用于新冠肺炎患者安全有效。

高霞主任介绍,密切接触者使用连花清瘟可降低核酸检测阳性率;无症状感染者使用连花清瘟可提高核酸转阴率、缩短转阴时间,降低症状出现比例;对于无明显“寒证”表现的轻型感染者,使用连花清瘟可明显缓解发热、咽痛、乏力、咳嗽等症状,提高临床治愈率;对于伴有恶寒怕冷、全身酸痛等“寒证”表现的轻型感染者,连花清瘟可与辛温解表药物或方剂联合使用,如:柴葛解肌汤、防风通圣散、九味羌活汤、荆防败毒散等选择其一,通过“辛温解表”缓解恶寒发热等风寒束表症状,连花清瘟通过“清瘟解毒、宣肺泄热”缓解咽干咽痛、咳嗽咳痰等热毒内炽症状。若无辛温解表类中药,也可联合应用布洛芬、对乙酰氨基酚等解热镇痛类西药的其中一种,通过解热镇痛达到发汗退热的目的,连花清瘟则通过抗病毒、抗炎、调节免疫等系统药效作用更有助于缩短疾病病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gcaijingjie.com/gundong/5721.html

财经街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