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2022赛迪西部百强县重点内容一览

2022赛迪西部百强县重点内容一览

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

进入新时代,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取得重大成就,但制约西部地区发展的深层矛盾依然存在,东西部之间的发展差距依然明显。新时期,巩固脱贫攻坚成果、进一步缩小东西部之间的发展差距,继续做好西部大开发工作是国家实现现代化建设的重要任务。

县域经济是区域经济的基本单元,是国民经济的重要基础。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深耕西部地区县域经济百强研究领域多年,借鉴国内政策及最新研究成果,对中国西部地区县域经济评价研究,得出2022年西部百强县榜单,并展示2021年西部百强县取得新成绩,解析2022年赛迪西部百强县新特征。

一、明确评价对象

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将评价对象界定为:截至2022年11月(根据民政部2022年3月发布的《202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县以上行政区划代码》,结合最新区划政策调整),四川、陕西、云南、贵州、广西、内蒙古、重庆、新疆、甘肃、宁夏、青海、西藏12个西部省(市、区)除市辖区和林区、特区以外的828个县级行政区(包含115个县级市、581个县、80个自治县、49个旗、3个自治旗)。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通过政府公布的数据、大数据监测等方式获得广泛而全面的基础数据。

二、评价体系及结果

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基于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内涵,依据新时代西部地区县域经济发展特点,从经济实力、增长潜力、富裕程度、绿色水平四大维度构建了包含18个指标的西部地区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评价体系,对西部地区县域综合竞争力进行全面评价与分析。

图1 西部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评价指标体系

根据以上评价指标体系,2022年赛迪西部百强县评价结果如下:

数据来源:赛迪产业大脑,2022.11

三、西部百强县特征:

(一)区域分布不均,四川独占鳌头

西部地区县域经济的发展极不平衡。2022年西部地区12省(市、区)中共有10个省(市、区)的县(市、自治县)进入西部百强县。从省份来看,2022年,四川省共有36个县(市)上榜西部百强,占据总量的三成以上。云南、贵州、两省上榜县(市)均超过10席,广西、新疆、陕西、内蒙古、重庆五省(市、区)上榜数量在5-10个之间,青海、宁夏分别有1个县级市入榜。甘肃、西藏的县(市)均无缘进入西部县域百强榜。

图2 2022年西部百强县按省(市、区)分布

数据来源:赛迪产业大脑 2022.11

(二)位次分布:各省(市、区)上榜位次差异显著

四川上榜县(市)最多,在各个名次段内均有分布,主要集中在20-45及80-100名次段内;云南、陕西上榜县(市)位次分布相对均衡;贵州两极分化现象显著;广西上榜县(市)多数分布在50名之后,头部力量亟待壮大;宁夏与青海均只有一个县(市)入榜,但县(市)实力突出,位次靠前,尤其是宁夏的灵武市,排名第12位。

图3 2022年西部百强县位次按省(市、区)分布

数据来源:赛迪产业大脑 2022.11

(三)时空演变:川云渝上榜数量增长显著

2020-2022年,西部百强县各省(市、区)分布格局变化较小,各省(市、区)分布不平衡问题仍然突出。四川、云南和重庆三省(市)入榜县域数量呈上升趋势。四川入榜数量由2020年的30席上升至36席,云南由10席上升至14席,重庆由4席上升至6席(2021年西部百强县评价对象未包含重庆市的县域);陕西、内蒙古入榜数量逐渐减少。陕西由2020年11县(市)入榜西部百强县降至7席,内蒙古由13席降至6席;贵州、广西、新疆、青海、宁夏五省(区)入榜数量保持相对平稳。

图4 2020-2022年西部百强县各省(市、区)分布情况

数据来源:赛迪产业大脑 2022.11

(四)经济规模:西部百强县经济规模突出,但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2021年,西部百强县GDP总量为4.3万亿元,仅低于西部地区的四川省,高于西部地区其他省(市、区)。西部百强县GDP规模突出,但与全国百强县(11.4万亿元)相比,不足全国百强县体量的一半,尚有不小差距。

图5 西部百强县与“川云蒙贵”及全国百强县2021年GDP对比

数据来源:赛迪产业大脑 2022.11

(五)发展水平:西部百强县人均GDP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西部百强县发展水平较高。2021年,西部百强县人均GDP为10.73万元,与西部地区各省(市、区)相比,高于内蒙古(8.54万元)、四川(6.43万元)与云南(5.77万元),约为贵州省(5.08万元)的2倍。从全国来看,西部百强县人均GDP高于全国平均水平(8.1万元)。

图6 西部百强县与全国平均水平、其他省(区)人均GDP对比

数据来源:赛迪产业大脑 2022.11

(六)发展潜力:西部百强县资金吸附能力较强

2021年西部百强县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为5万亿元,仅低于西部地区第一大经济体四川(9.9万亿元),高于西部其他各省(市、区),表现出西部百强县较好的资金吸附能力;西部百强县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余额为3.5万亿元, 与“川云蒙贵”四省(区)相比,仅高于内蒙古(2.5万亿元),低于贵州(3.6万亿元)、云南(3.9万亿元)和四川(7.9万亿元)。

图7 西部百强县与“川云蒙贵”四省(区)金融机构本外币存、贷款余额对比

数据来源:赛迪产业大脑 2022.11

(七)西部百强县空气优良天数比例优于全国

2021年,西部百强县空气优良天数比例达89.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3个百分点,同时也略高于四川(89.5%)、内蒙古(89.6%)水平,但与云南相比,尚有较大差距。

图8 西部百强县空气优良天数比例与“川云蒙”及全国平均水平对比

数据来源:赛迪产业大脑 2022.11

(八)富裕程度:西部百强县富裕程度较高,城乡发展相对均衡

西部百强县收入与消费水平均较高。2021年,西部百强县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1304元,仅低于内蒙古(34108元),高于西部其他省(市、区)。西部百强县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为26126元,与西部各省(市、区)相比,仅低于四川,高于其他省(市、区)。充分表明西部百强县较高的居民收入与消费水平。

西部百强县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比为2.15,低于西部地区各省(市、区)及全国平均水平,表明西部百强县城乡发展相对均衡。但与全国百强县(1.82)对比,西部百强县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相对较高,有待进一步缩小,缩小城乡差距仍是西部县域发展的重点工作。

图9 西部百强县与“川云蒙贵”四省(区)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对比

数据来源:赛迪产业大脑 2022.11

图10 西部百强县与“川云蒙贵”及全国百强县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

数据来源:赛迪产业大脑 2022.11

(九)发展方略

聚焦一个目标,即扩大西部地区县域经济总量;实施两大路径,即绿色化、数字化发展;着眼三大主要发力点,即乡村振兴、城镇化建设、城乡融合发展。

扩大西部地区县域经济总量。以扩大西部地区县域经济总量为着力点,立足各县实际,壮大主导产业,发扬优势产业,努力建设一批农业强县、工业强县、旅游名县,避免产业同质化竞争,促进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力争将县域打造成为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新兴增长点。

绿色化发展。坚持生态优先,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充分发挥西部地区生态资源丰富的优势,积极发展精品农牧业和生态旅游业等区域特色经济,通过构建绿色技术体系、打造绿色工业体系、建设绿色产业园区等措施,积极发展县域绿色工业,加快构建绿色产业链供应链,以绿色低碳经济推动西部地区县域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数字化发展。在数字化转型的大背景下,数字化建设成为培育和重塑县域发展模式、产业模式和治理模式,实现县域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路径。西部地区县域要积极推动数字化在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社会治理、医疗教育、生态环境保护等多领域的应用,营造繁荣发展的数字生态。

城镇化建设。产业是县城建设的根基,要推动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一方面,要以产业为核心动力,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强化城镇化建设的产业支撑。另一方面,要补齐县城基础设施短板,加强教育、医疗、养老,道路管网等基础设施建设;优化生态环境、人居环境、营商环境,提升县域吸引力。引导有条件的地区按照小城市标准建设县城。

乡村振兴。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县域实现现代化的重要基础。县域要充分发挥统筹作用,因地制宜,分类施策,根据乡村地理位置、资源禀赋、文化遗产等方面进行综合考虑,制定差异化发展定位与策略,实现更具竞争力与生命力的乡村振兴。

城乡融合发展。强化县域统筹谋划和顶层设计作用,增强城乡发展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构建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产业体系,畅通城乡资源要素流动,促进城乡产业发展良性循环。大力发展兴村富民产业,缩小城乡差距。建立城乡统一的公共服务资源配置机制,进一步推动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gcaijingjie.com/gundong/4757.html

财经街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